貝曲花精進階課「花的姿態:植物型態與心理狀態」緣起

貝曲巴赫巴哈花精進階課:花的姿態-植物型態與心理狀態

文/Sunny

翎㚬與我們約定好,今天要來晶荷試教「花的姿態:植物型態與心理狀態」這門課。說實在,原本我有些擔憂。

在培訓花精講師這條路上走了這一兩年,除了「貝曲花精三部曲課程」之外,沒有其他成績,反而因緣際會從天上掉下幾位靈通能力高強的療癒師,靈性課程與服務意外地熱門,這是一年前的我始料未及的。我有時忍不住跟他們玩笑說:「晶荷怎麼會成為『靈媒窟』?」在幸福空間,你三不五時就會聽到「天使說」、「上師說」這種話,說得跟吃飯呼吸一樣正常。我也發現到,靈通能力越高的療癒師,越是令人趨之若鶩。

翎㚬的路線向來不同。受過科學訓練,心理諮商專業出身的她,不說「天使說」、「上師說」。在眾人蜂擁而向靈能療癒師的時候,她似乎遺世獨立。

可是,我一直在默默觀察著翎㚬。我發現她很有耐心,她很有EQ,她用功勤奮,有實行力,腹中有才,口條清晰,更有理性縝密的文筆。最難能可貴的是,在理性的思辨和知性的外表下,她保持感性和柔軟,並且對未知的事物開放。當她在準備開這門植物型態課時,儘管已經有七年心理諮詢實務經驗和花精使用經驗,她仍然兢兢業業回去大量閱讀國外資料,並且在約定的時間交出文案,跟我們敲時間試教。

我有點擔憂。不是擔憂翎㚬的表現,是擔憂我們能否讓晶荷的客人充分認識到這樣一位優秀的花精師。

當初會籌劃這樣的課程,在於我們感嘆於現代人是從瓶子來認識花精,卻不是從植物活體來認識。如果能親自觸摸植物,在植物身邊待一會,真正去認識植物、熟悉植物,我認為這樣才是碰觸到花精的精髓。「花的姿態」課程於焉而生。

雖然無法在課程上搬一棵大樹來給大家摸,至少我們能去認識植物的姿態,不但有趣,對於聯想記憶也有幫助。讓你不再在使用花精時,對於那朵花長什麼樣,腦海一片空白。

試教的這天,原本就是靠嘴巴吃飯的翎㚬說她很緊張,可是一教起來我們根本就看不出她緊張。她的課程很有故事性,以Bach醫師發現花精的腳步為脈絡,帶領我們親近Bach醫師的心路。當她說到龍芽草花精,先從Bach醫師發現龍芽草叢生附近城鎮的人們總是成群結伴上教堂為引子,很快就把我們帶到當年那個時空裡。當她說到山毛櫸,就開始描述山毛櫸森林跟一般森林相比有多麼陰暗,以至於烈日照下都變成綠色的,絲毫透不進一點黃光。

聽到翎㚬把植物的故事講得那麼引人入勝,我的臉皮就忍不著開始嘴角上揚。終於成功了,她的才學和經驗絲毫不在我之下,完全沒有靠我,光靠自己就能自動自發把課程準備得這麼好。等待了這麼久,晶荷終於盼到第二位花精講師了!

意識到自己臉變成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的笑臉貓,我趕緊把臉皮板正經。不能再這樣衝著翎㚬傻笑,會影響她教課的。

試教結束,翎㚬用探詢的臉色,等待我們的點評。

我雙手張開良久,想著要怎麼說,最後只是怔怔說出:「很好哇。」

我望著桌上白紙我潦草寫下的幾個字眼,硬想擠出建議來。幾張投影片用條列式字較多,我建議她改成關鍵字。「其他真的沒什麼可以挑剔的呀。」我的手又忍不住張開了,有點不敢相信這份天降之喜,我拍向隔壁的夥伴問:「你覺得翎㚬講得怎麼樣?有什麼建議不要不好意思說喔。」

賴賴也說:「很好啊。很能引起人的興趣。」然後,基於雞蛋裡挑骨頭的原則,他建議放入更多植物圖片。

然後我們想破頭都想不出哪裡還需要改善。

就是這樣。我們欣喜推出晶荷的第二門官方花精課「花的姿態」。

「何時開課?我們一定要來聽。」我這樣對翎㚬說完,我掏出手機查詢開課日期,頓時狂聲哀號:「怎麼會跟晨音老師的雷諾曼卡課撞期?」我差點掐死自己,「我本來要去上晨音的課,都已經跟他講好了,怎麼辦?」

嗯,這確實是個困擾,容我們再想想。先回到「花的姿態」來。

晶荷的「貝曲花精三部曲」中,我們藉由關鍵字和有趣的實例,搭配生動的視聽片段或時事,以及植物型態,來闡述38支花精。「花的姿態」則是植物型態加強版,我們建議先對貝曲花精有初步了解者前來學習,吸收會更好。不過,倒也不是要了解得多深入才能上,只要簡單讀過任何一本貝曲花精書,甚至看過晶荷型錄,對38支花精有最粗淺的認識,就足夠了。

我相信,上「花的姿態」就像聽故事,即使沒基礎也一定聽得懂。翎㚬本人又是心理諮詢的寶庫,她能夠從不同的角度帶領大家認識貝曲花精的禮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