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毛櫸花精.Beech

山毛櫸花精

ⒸMalene Thyssen change is made

山毛櫸花精帶來寬容

文/Sunny 2017.2.21

在上篇文章我們曾經談過橡樹有多麼吃苦耐勞就能撐,其實花精界中還有一個翹楚,可以把操不死累不倒的橡樹給剋死,猜猜是什麼花精?

就是山毛櫸。

山毛櫸是酷愛批評第一名。當做牛做馬的橡樹遇上百般挑剔的山毛櫸,怎能不嗚呼哀哉?

生氣主因別人笨
批評挑剔不寬容

山毛櫸人手持一副瑕疵放大鏡,總是看見別人的不是,而他通常會忍不住出聲批評,有時候還會生氣。

適用於生氣的花精有很多,山毛櫸是其中常見之一。要辯證山毛櫸型生氣並不難,他生氣的癥結是因為覺得別人笨。

有一回,我去聽一場出版商分享經驗講座,席間有位跟出版業不太相干的小學老師跳出來搶過發言權,一下數落出版商庫存管理不夠好,應該如何如何做,一下又說他們辦活動哪裡不夠力,應該如何如何辦,說得好像她才是出版之王一樣。活動後來拖到超時,就是被她講太久給拖的。不知情的人看了,還會以為她才是主講人。

在場聽眾眼睛都霎得很大,不是因為敬佩,而是覺得她的態度給人一種「你們這些人全都是蠢才」的感覺。

出版商真的蠢嗎?並不是,那間出版商在他們經營的領域內已是龍頭地位了。所謂「山毛櫸生氣是因為覺得別人笨」,不代表是別人真的笨喔,實際上往往只是做事方式不同而已,然而山毛櫸無法容忍這一點。他覺得他的方法才是最好的。

山毛櫸需要學習的課題是「寬容」。他需要理解「一種米養百樣人」,即使是綁鞋帶的方法都有無限多種。別人用不同的方法,就算那種方法的確比較糟,我們仍然可以寬容這樣的存在。

嚴以律人實脆弱
療癒自己勝批評

要探討到山毛櫸的情緒根源,不得不提蘇東坡與佛印禪師的軼聞。蘇東坡和佛印一同打坐時,佛印說蘇東坡像一尊佛,蘇東坡說佛印像一坨牛糞。蘇東坡沾沾自喜,以為自己辯勝佛印,不料回家講給聰明無雙的蘇小妹聽後,蘇小妹說:「因為佛印心中有佛,他看你就是佛。你心中有牛糞,你看他才會是牛糞。」

沒錯,山毛櫸人就是只看得到牛糞的蘇東坡。

山毛櫸花精

如果想更清楚山毛櫸的樣貌,可以看看這位英國達人秀著名的毒舌評審,這是他初見蘇珊大嬸時一臉狐疑的表情。他甚至有吐氣翻白眼,只是畫面模糊截下來效果不好。這些以評論出名者,無論是政論、書評、影評、食評、歌評、時尚評,都有可能屬於山毛櫸家族。越毒舌、越吹毛求疵者,機率越高。

我自己也寫過書評好幾年,在這過程中我得到一個體認──批評永遠比實作容易。開罵永遠比找出解決之道簡單。你可以雞蛋裡挑骨頭,但是請不要忘記你所挑剔的可能是他人多年心血的結晶啊。

其實,批評與愛背道而馳。更高善的作法是建言、鼓勵或溝通,儘管不容易,但是我們何不試著把話說得委婉有技巧,讓對方既舒服又達到你希望的目的?

批評也代表內心不完滿,因為外在世界就是內心的反射。當我們看見周遭有那麼多瑕疵、那麼多錯誤、那麼多需要糾正的地方,難道不是自我內心的投射嗎?對旁人那麼嚴苛,難道不是因為對自己也那麼嚴苛嗎?會那麼想要求別人把事情做對,難道不是因為內在欠缺信心與安全感嗎?

正因如此,國外花精書籍中提及:儘管山毛櫸人可能看似強勢自大,他的內心經常是敏感脆弱的,甚至可能是藉由武裝來掩飾內心的不安與自卑。

其實,山毛櫸需要的是療癒自己,而不是糾正周遭的不是。

一旦受到療癒,眼裡就看不見那些不對勁了。世界在他眼中將會完美。

做事方法百百種
寬容以對好心情

到目前為止好像講了不少山毛櫸的壞話,其實我對山毛櫸沒什麼成見。相反的,當花精師對一支花精特別有話說,往往是因為自己就是忠實用戶,不如我就舉手招認自己就有用過山毛櫸吧。

眾所皆知我是走心靈療癒的行業,我假設我們的客人以敏感的女性居多,所以要注重店面要整齊美觀,充滿愉悅的氛圍。

某天,當我到老公開的桌遊店,看到他把回收垃圾一大箱噁爛地放在店門口迎接客人,我當場傻眼,軒起眉毛就想講話。

這只是老公的店眾多讓我想講話的其中一件而已。在他剛開店時,這種劇碼三不五時就會發生。我不見得都會說出來,更多時候是悶燒──這是山毛櫸辯證的另一須知,不管說出來或悶燒都是山毛櫸──還好,不久後我就意識到,趕緊把山毛櫸拿出來用。

山毛櫸很管用,用了之後就會自然無視於那些看不過去的地方,或者,明明看見了,也覺得「這沒什麼大不了啊,我以前是在介意什麼」,於是雲淡風輕,我的心情變好,旁人的日子也好。

後來更漸漸理解到,方法沒有對錯,只有適合與否而已。山毛櫸的方法也許有過人之處,可是,誰說不一樣就行不通呢?老公那種垃圾迎客經營法,還是能吸引到死忠客群,還擴店了呢。或許,這才是最適合他的方式。

山毛櫸的妙用不只如此,它還可能消弭街頭抗爭、門派之爭甚至宗教戰爭呢(另一個相關花精是馬鞭草)。君不見這些爭鬥都是因為無法容忍異己而導致。你說觀音是魔鬼,我說觀音救苦救難。你說西醫最科學,我說中醫才智慧。你說同性戀得跟上帝懺悔。我說別人結婚干你屁事。雙方都覺得對方無知愚蠢笨到底,殊不知只是各人都在各人成長精進的道路上罷了。就算他走得遙遙落在你後面,請用山毛櫸寬容這一點吧。

花精是一種很能提昇自我覺察力的療癒法。用了山毛櫸一段時間後,我已練就一旦意識到山毛櫸發作,光靠調整心念就能修正回來了。因此,我家的山毛櫸花精已近兩年無需動用。

這證明了花精不會有依賴性。用花精用到後來,你的確可以升級過關,從此不需再用它。

 


山毛櫸花精-尖刺狀的葉苞

山毛櫸葉苞像伸出來批評人的食指

植物型態學
陰暗少光黑森林 尖刺多多葉完美

山毛櫸森林是最陰暗的森林。此樹的特性是會向上激長搶陽光,緻密的葉子把陽光盡數擋住,篩落下的光只剩陰陰暗暗的深綠色,此時,假使旁邊有一株橡樹,矮壯的橡樹確實會因為缺陽光而死。山毛櫸的特性在此顯露無遺──無止盡的苛刻待人,就像密布的樹葉,不留給旁人一點生存空間。

除了陰暗少光,山毛櫸森林的地面更鋪滿厚厚的褐色落葉,其他植物很難與它並存。這說明山毛櫸的排他性。

山毛櫸確實有完美主義,看它的葉片結構一絲不苟,如此完美。每一個葉脈都結構對稱,稜理分明。

山毛櫸花精-葉片

山毛櫸葉片結構完美,邊緣微刺,代表完美主義帶來的尖銳。

山毛櫸的尖銳性格可以從葉片邊緣的尖刺,以及葉苞的尖銳形狀來一窺。英國花精專家形容葉苞像批評人時伸出的食指,十分傳神。就連山毛櫸的花朵與果實也是尖銳狀。

然而,山毛櫸初生的葉子滿佈絨毛。絨毛在花精植物型態中經常表示纖細、敏感與脆弱。山毛櫸的樹皮光滑而薄,很容易受傷,進一步闡述它的敏感特質。歐美的戀人經常在山毛櫸樹刻下兩人名字的字首,這會在樹皮留下永久的傷痕,因為山毛櫸受傷後無法療癒自己──這正是山毛櫸最需要的。


山毛櫸小檔案

給覺得需要看見周遭更多美善的人。還有,雖然很多事情看似是錯,也能看見其中的好。因而更加寬容並理解所有人事物都以不同方式邁向完美。

——貝曲醫師(Dr. Edward Bach)《十二個療癒者與其他花精(The Twelve Healers & Other Remedies)》

山毛櫸花精-果實

山毛櫸果實是三角尖銳狀,微苦澀,敘述它的性格。實用價值沒有橡樹果高,表示山毛櫸不像橡樹那麼照顧旁人。

拉丁學名:Fagus sylvatica
別名:無
分類:恐懼│茫然│不在當下│沮喪絕望│寂寞│對外界過於敏感│太關注他人
製作法:煮沸
關鍵字:批評挑剔
正面特質:寬容
肯定語:我看見周遭的善與美。我慈悲寬容。
使用時機:
✓愛批評、挑毛病
✓刻薄、嚴以律人、欠缺同理心
✓因為覺得別人很笨、無知或愚蠢而生氣
✓不能忍受別人不同的做事方法或行為
✓不能容忍與己相異
✓看不見周遭人事物的美好,只聚焦在負面與缺點


區辨祕笈

生氣
►山毛櫸:氣別人笨
►葡萄:氣別人不聽自己的命令
►鳳仙花:氣別人動作慢
►菊苣:氣別人沒有回報自己的愛
►馬鞭草:氣公理正義沒有得到伸張
►冬青:憎恨、嫉妒、想報復
►楊柳:怨天尤人、無法原諒
►櫻桃李:無法控制情緒抓狂,怕自己失控
►橡樹:氣自己沒完成責任
►岩水:氣自己沒達到自己的要求
►海棠/野酸蘋果:氣自己外表的瑕疵
►矢車菊:氣自己無法拒絕別人
►松樹:氣自己對不起別人
►線球草:氣自己做不出決定

嚴以律己vs.嚴以律人
►山毛櫸:嚴以律人(可能也嚴以律己)
►岩水:嚴以律己
►松樹:嚴以律己
►葡萄:嚴以律人

優越感
►山毛櫸:自己最對,別人都錯
►水堇:遺世獨立,不願流俗
►葡萄:我是老大,全都聽我

完美主義
►山毛櫸:要求別人照自己的方法做
►葡萄:要求別人聽從自己的命令
►馬鞭草:要求別人認同自己的理念
►岩水:要求自己達到自己的標準
►鳳仙花:要求別人遵循自己的速度
►海棠/野酸蘋果:要求環境整潔,或自己外表完美

 


Sunny關於作者:蔡桑妮(Sunny)

Sunny是晶荷社長。自2005年栽進花精的領域,就沒出來過了。因為童年經歷讓她理解到情緒平衡的重要,她希望藉由晶荷與大眾分享療癒好物。私下的她喜歡療癒、靜心、閱讀以及任何形式的創作。她的其他身分包括塔羅作家向日葵、小說家倪采青瓶裝陽光創辦人,她覺得這些都不如母親的角色來得重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