上認證課,還是非認證課?一次解開妳對花精認證課的疑惑

花精認證課

上認證課,還是非認證課?一次解開妳對花精認證課的疑惑


「這堂課有沒有證書?上完就可以當合格花精師了嗎?」

自從開設花精課以來,這個詢問可登上FAQ排行榜。

許多人以為「花精師」既然冠上了「師」,好像跟醫師、律師、會計師一樣,需要政府單位核發證書才能開業。其實不是這樣的。花精認證這個項目,還沒有哪一國的政府列入規範。

那為什麼會有所謂的「認證課程」呢?事實上,目前坊間核發的證書,都是各家業者自行核發。甲公司發甲公司的證書,乙公司發乙公司的證書,如此而已。這些證書課程全屬商業行為,沒有政府官方的效力,純粹代表你上過課或通過考試的事實,受到這間業者的承認而已。

既然這些證書只不過是某間公司發的,可想而知,這紙證書的通行度也只有在那間公司的範疇內。甲公司不見得會採認乙公司發的證書,乙公司也不一定會鳥甲公司的證書。證書的效力,其實不一定如妳想像的大。

不過,身為業者的最清楚辦認證課的好處。當一門課被冠上「認證」二字之後,學費就可以飆高,學員還會趨之若騖,掏出更多白花花的銀子,就想要一紙證書加身。因此,認證課當然還會是主流。

晶荷開過認證課,也開過非認證課。我不諱言,利潤最好的從來就是認證課,尤其是歐美來的認證課。這種商業模式在歐美已行之有年,發展得已十分成熟。當有人創出某種靈療法時,他可以成立公司,註冊商標,開設一整套認證課程,設定一些通過認證的甜頭(譬如授予某種頭銜,或被授權可以出來開業、教學),增加學員上課的誘因。隨著課程的擴展,總部可以透過銷售教材與證書繼續抽得利潤,確保財源不絕。

這種商業模式本身並沒有什麼不對。一位靈療法發明者,算是對世界做出貢獻,他賴此維生,理應得到他該賺的。設計認證系統來確保收入,也是他的聰明。透過自己擅長的事獲得財富,是一件美好的事。唯一需要留意的在於──來上課的你的心態。

你是真心想學習,還是圖得那一張證書帶給你的優越感?

你是不是需要有證書,才能對自己有信心呢?

你是不是以為要有證書,才有資格從事某種服務呢?

甚至,你是不是以為必須要有那張證書,才能向別人證明自己呢?

在這些情況下,證書還是有點用處。它至少可以、至多也只能──在你出來做收費服務時,用來博取個案的信任。

所以,拿不拿證書,見仁見智。證書可以作為一種自我實現的途徑,或獲取他人信任的手段。可是,換用靈性的角度來看,你可能需要確認自己想拿證書的渴望是否牽涉到「向外界證明自己」的議題。

每一個人天生就夠好、值得、有資格,只是我們經常忘記自己的神聖性,轉而尋求外界的肯定,以為唯有如此才能確定自己好,才有資格贏得他人的愛。

可是,如果你對自己已有足夠的信心,何必需要那張紙來向別人證明自己呢?

花精極其溫和,用錯無害。Bach醫師也想維持花精的單純性,讓它成為人人能幫自己和他人配方的簡易常備品。你真的不需要取得證書,才以為自己有資格提供服務。只要你讀些花精資料,經常使用它、感覺它、熟悉它。假以時日,當妳能幫別人挑出準確配方的時候,妳就已經是花精師了。

我認識最強大的幾位花精師,都沒有去拿證書。他們不限於特定公司的一家之言,而是從四面八方、英美歐澳汲取養分,抱著實驗精神,親身實踐、融會貫通,化為自己的知識。他們不會認為自己沒證書就少了什麼,個案也從來不會不信任他們。因為,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沒有。許多時候,個案信不信任你,與證書無關,只關乎你對自己的信心而已。

晶荷到目前為止開的花精課都是非認證課,懷抱著「以最親切價格提供認證級品質的課程」的堅持。日前芬活總部有來找我們洽談認證課,開不開我們還在斟酌中。我只想說,在開非認證課的這些年來,我們非常喜悅,因為前來的學員的動機都是真心純粹想學習的。這也是我們想創造的課程氛圍,以及想傳遞的精神──【每一個人都有資格運用花精自助助人,不需要外界賦予你資格。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