岩薔薇花精‧Rock Rose

岩薔薇花精Rock Rose

Image Author: Tigerente

岩薔薇解除驚慌

 

說到恐懼類花精,也許你早已琅琅上口:「已知的恐懼用溝酸漿,未知的恐懼用白楊。」感覺只要這兩支花精就能打天下。實務上卻是,仍有不少情境是用溝酸漿和白楊都沒效。這時候你就要考慮加強版的恐懼花精:岩薔薇。

舉個我親身體驗的例子好了。我從前還在大公司工作時,曾經被調派到深圳一年。身為廠中少數的台籍幹部,可想而知,好客的大陸同事總是輪番約我出去體驗在地生活。某天,又有同事領我去逛大街,逛著逛著,我們沿著階梯走上一處小丘,沒注意到天慢慢昏暗了。突然間一群歹徒圍上。還沒搞清楚發生什麼事,我的脖子就被掐住,一個歹徒在我耳邊叫:「不要動!」那邊同事已跟其餘歹徒打起來。

我受制於歹徒,只能眼睜睜看同事跟歹徒滿場飛地跑呀打呀,打到了我視線不及的地方,我聽見電視上那種砰砰的拳擊音效,打得好激烈。我只能暗自祈禱他打贏,心焦已極不曉得有多久。

等我同事回來時,他頭面身體都是血,身上一排扣子被扯開,走路搖搖晃晃的。他一到我面前,便吼:「快走!我怕他們找幫手來!」

我這才回神,開始瘋狂逃哇──

這是我人生中頭一次感到生命受到威脅。當晚,我坐在床沿,情緒激動,徹夜無法入眠。

這時候我需要的不是白楊,不是溝酸漿,而是岩薔薇。

岩薔薇是比白楊和溝酸漿更深層也更強烈的恐懼,是恐懼的「現在式」。如果你說怕蟑螂,要用溝酸漿,但是如果一隻大蟑螂飛到你臉上時,那就得用岩薔薇了。

意外必用岩薔薇岩薔薇花精

岩薔薇的恐懼是渾身被凍結般的,常被形容為「肚子被打一拳」的感覺。當遭逢到意外事故,不難想見會有人兩眼發直,兩腿像生了根,腦袋一片空白,杵在那兒不知如何應變。這就是岩薔薇的恐懼。

從電影中我們可以體驗到這種感受,觀看《瘋狂麥斯:憤怒道》、《移動迷宮》,或更早期的《見鬼》、《阿波卡獵逃》,當主角面對死亡威脅時,設身處地想一想,動作片主角畢竟有威能,他能夠做出聰明的反應,而我們呢?大概只能像《見鬼》裡的李心潔一樣杵在那兒不敢動吧。

此時,點用岩薔薇花精,能帶來勇氣與平靜,讓人神智清醒,思考力回籠,得以做出應變決策。

夢魘與鬼壓床的救星

你有過被鬼壓床的經驗嗎?或是做過掉落、被追殺、親人過世的夢境,而後汗濕淋淋地驚醒?

不要懷疑,這也是岩薔薇出馬的時機。家中若有幼兒經常夜啼、做惡夢,岩薔薇最好常備在床頭。

說到惡夢,我倒是曾有一個奇特經歷。曾有一次我連續三晚做惡夢被嚇醒,第一晚是在屍塊遍佈的墳場,殭屍拿尖刀對準我的喉頭,第二晚是有個女鬼站在我床頭,第三晚是被追殺。連續三晚都在半夜被嚇得坐起來喘氣,還不敢馬上躺回去睡。

這三場惡夢發生在我要去紐西蘭旅遊的前夕,不禁讓我以為是凶兆,隔日又看到紐西蘭熱氣球墜毀的新聞,更是覺得事態糟糕。偏偏臨行在即,我那鐵齒出了名的爹恐怕不會接受我以做惡夢為由反悔,我只好忐忑不安地去了。從前搭飛機遇到亂流我是老神在在,這回我抓緊扶手閉緊眼睛把認識的神都求過一遍。高空彈跳、跳傘等活動我自然不敢參加,騎馬已經報了名不能反悔,別人是邊騎邊悠閒地拿相機拍照,我是從頭到尾雙手緊抓馬鞍,三個小時都不敢鬆手。

這些驚恐在搭熱氣球時到達高潮。我們可以想像熱氣球是如何起飛,卻沒想過它是怎麼降落吧?我也不知道它是怎麼降落,所以當駕駛員操縱熱氣球去「撞山」時,我「哇」的大叫,心裡狂喊:「救命啊救命啊,終於發生意外了!」神色稍定後才知道,原來這就是熱氣球降落的方式:停泊到山坡上。

熱氣球上十幾個人,就我一個人被嚇壞。

現在想來,從我做惡夢到旅遊那整段期間,都是處於岩薔薇狀態。當時的恐懼直接與「死亡」相連,力道強勁,即使用「心驚膽跳」都不足以形容爾。

「加強版」恐懼花精

說到這邊,感覺上岩薔薇只有在危急狀況用得上?其實不然,許多時候個案自以為用溝酸漿就可以的,其實是已經強烈到需用岩薔薇處理。

有一陣子,我女兒手上莫名起了紅疹,那時候我剛好也從一場皮膚病中復原,對皮膚病恐懼未釋(關於這方面的探索請見《皮膚病的情緒心靈成因》)。每當女兒夜裡在抓手,我就會很緊張地醒來察看。

起初我以為這種對疾病的恐懼屬於「已知的恐懼」,那當然是用溝酸漿了。用了一陣,效果不彰,我才頓悟自己的恐懼已經嚴重到岩薔薇程度了。改用岩薔薇,果然驚怕的情況就好很多。

如何得知自己的恐懼需要用到岩薔薇處理呢?通常當妳會用「驚」或「慌」來形容妳的害怕時,就要強烈考慮岩薔薇了。如同我會被女兒抓手的細微聲響驚起,此時,溝酸漿已然不適用。

所以,不難想像為何岩薔薇會被選入「急救花精」的配方中,它的確是危急情況中一個關鍵的救助。事實上,Bach醫師的確稱呼岩薔薇為「急救花精」。

岩薔薇花精葉片岩薔薇的人格型態

非常有趣的是,看似屬於特殊情境花精的岩薔薇,其實在Bach醫師的歸類中,它可以算是人格花精喔!

岩薔薇的人格類型是長期生活在強烈恐懼之下造就的,這跟溝酸漿害羞緊張的人格有所差異。想像長期被獸父施暴的小女孩,夜裡瑟縮在棉被裡害怕魔爪再度來襲,白天她把這樣深層的恐懼隱藏起來,假裝成正常的女孩一樣去上學。表面上也許看不出什麼異樣,但是她的能量狀態低落,神經系統已經衰弱。

 

 


植物型態學岩薔薇植物型態

岩薔薇的花是金黃色,這是能破除黑暗恐懼的光明之色,但是花瓣非常薄嫩纖弱,輕輕一碰,就會掉落。在某方面似乎說明了岩薔薇易受驚嚇的敏感特性。毛茸茸的葉片,再度加強了此一敏感特質。

岩薔薇莖長可達80-100公分,型態卻纖細疲軟,同樣反映了岩薔薇的欠缺力量。

英國花精專家Julian Bernard認為,岩薔薇不會在冬季褐化落葉,也不會在春季抽高長芽、四方繁衍,終年都是同一副模樣,此種特性在植物中實屬罕見,似乎表示它光是保持生存就已經頗為費力,哪有力氣做其他的事?

岩薔薇在晴天時,花朵會昂首追隨太陽,太陽到哪兒,花朵就跟著轉;雨天時,就垂頭喪氣。顯示岩薔薇對周遭環境的反應劇烈,就好像人碰到意外時大受驚嚇那樣的強烈。有些人能「泰山崩於前而色不沮」,很顯然,岩薔薇偏偏相反,一點風吹草動就足以讓他歇斯底里。

與其他植物相較,岩薔薇的根特別長,幾乎可以和它的莖一樣長,而且充滿許多分枝,顯示岩薔薇需要向物質世界聚攏的特性。


岩薔薇小檔案

急救花精。 這個緊急使用的花精是給當看似毫無希望的情況時,意外、急病或當病人非常害怕、驚怖或當情況嚴重到使周遭的人恐懼萬分時。如果病人失去意識,可以塗抹一些在他的嘴唇上,也許還需要加入其他花精,譬如如果失去意識是一種深沈嗜睡的狀態,用鐵線蓮;如果痛苦折磨,用龍芽草,依此類推。

——貝曲醫師(Dr. Edward Bach)《十二個療癒者與其他花精(The Twelve Healers & Other Remedies)》

拉丁學名:Helianthemum Vulgare(舊名) / Helianthemum nummularium(現代名)
別名:岩玫瑰
分類:恐懼│茫然│不在當下│沮喪絕望│寂寞│對外界過於敏感│太關注他人
製作法:日照
關鍵字:驚恐、恐慌
正面特質:勇氣與平靜
肯定語:在危機中我有無堅不摧的勇氣。我與內在力量連結。
使用時機:
✓受到驚嚇的當下
✓驚恐、慌張、歇斯底里甚至暈倒時
✓惡夢、鬼壓床
✓任何意外狀況:受傷、車禍、中暑、急病、接到壞消息、生命受威脅等,無論是自己、親人及週遭受到影響的人皆可使用。


區辨祕笈

恐懼
►岩薔薇:較深層,驚怖恐慌程度的恐懼。
►溝酸漿:較輕微,一般程度的恐懼。

恐懼
►岩薔薇:受驚嚇的當下使用。
►溝酸漿:平時有害怕的事物時使用。

恐懼的原因
►岩薔薇:因為受到驚嚇
►溝酸漿:因為日常生活的瑣事
►白楊:原因莫名(偏向超自然因素)
►櫻桃李:因為害怕自己情緒失控或做出傷害的事
►紅栗:因為害怕心愛的人遭逢不幸


Sunny關於作者:Sunny

Sunny是晶荷社長。自2005年栽進花精的領域,就沒出來過了。因為童年經歷讓她理解到情緒平衡的重要,她希望藉由晶荷與大眾分享療癒好物。私下的她喜歡療癒、靜心、閱讀以及任何形式的創作。她的其他身分包括塔羅作家向日葵、小說家倪采青與瓶裝陽光創辦人,她覺得這些都不如母親的角色來得重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