巴赫醫師錯了?花精稀釋後能量遞減獲氣場儀證實!

花精原液稀釋能量遞減氣場儀

花精能量遞減說了很久,今天拿出眼見為憑的證據了。

這個議題,也許大部分的人沒有意識到,也不是很在乎,但是對我們這些銷售花精的人,這個問題重要到不行。因為這牽涉到花精的正確使用方式。這其實是每一位花友都會面臨到的疑問──花精到底要用原液還是稀釋?稀釋是不是跟原液一樣有效?

過去這八十多年來,巴赫花精(亦稱巴哈花精、Bach花精)一向是將花朵能量製成「母酊液」之後,將母酊液取2滴稀釋成一瓶儲存瓶(市售花精)。消費者購買市售花精之後,每種取兩滴再稀釋到30ml水中,做成「調配瓶」,此調配瓶一天四次、一次四滴使用。如下所示:

 

母酊液–>儲存瓶(市售花精)–>調配瓶(實際使用)

 

根據發明者巴赫醫師(Dr. Edward Bach)的說法,稀釋至調配瓶之後的功效跟使用市售花精原液相同。

但是,現代在實務使用時,發現市售花精一旦稀釋成調配瓶之後,能量會迅速衰減。

2006年,台灣的李孟浩老師於部落格公開提及能量花精稀釋之後會減弱。2007年,李泓斌醫師出版《圖說巴哈花精》,提供了更完整的闡述,不只是能量花精,巴赫花精稀釋後一樣會遞減,他並以能量檢測法測得巴赫花精稀釋後約第四日時能量會減半,第八日後就幾乎沒效了。

這並不是首見於台灣的說法。更早之前,歐美生產靈性能量花精的廠商早已告知消費者:「高頻花精一稀釋就會能量減弱,因此請使用原液,不要稀釋。」

其實,要公然挑戰花精之父巴赫醫師的說法,是需要勇氣的。尤其身為花精經銷商的角色,很可能被誤解為是為了增加銷售量才這麼宣導。

但是,如果這是我們認知到的真相,怎能不如實傳達,眼睜睜讓客人回去用很快會沒效的方式使用?

於是,我和幾位晶荷成員拿了稀釋不同天數的花精,去做了眼見為憑的測試。結果不出所料,請見以下照片。

花精能量遞減氣場儀照片

由左至右分別是:原始氣場、握持稀釋至純水6天的花精、握持稀釋至純水3天的花精、握持原液。

最左邊是受測者A(恕我不透露他的身分)的原始氣場,偏黃帶點橘光。接觸稀釋至純水6天的急救花精後,上方出現光圈,略微向上提升至綠光,但是不明顯。換測稀釋至純水3天的急救花精,明顯變為明亮的黃綠色。最後測試原液,發生大轉變,變成帶來平靜的藍光!

整體看來,花精稀釋越久,對氣場造成的改變越微弱,表示功效確有減弱。

現在換一個受測者看看結論會不會一樣,請見下圖。

花精能量遞減氣場照受測者B

從左至右為:原始氣場、握持稀釋至水中6天的花精、握持花精原液

受測者B原始氣場為藍色,測試稀釋6天的急救花精,部分氣場變綠,不過仍以藍色為主調。原液則將整個氣場大轉變為截然不同的顏色。可見花精對不同人會造成不同的氣場反應,但是能量遞減的結論不變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受測花精不是Crystal Herbs品牌。我們測了不同品牌的花精,結論都一致。

以上是將花精稀釋到純水所得的結論。我們曾經以為,只要稀釋到純酒中,能量就不會遞減。這次也證實到:稀釋於酒可以減緩遞減速度,但是依然會遞減。畢竟,40%酒精度仍有60%是水,稀釋後不可能完全不減弱。

下圖顯示,稀釋至酒比稀釋至水更接近原液的表現,不過仍有不同。在數據判讀上,原液造成的脈輪能量與氣場範圍改善,都優於稀釋至酒。

 

花精能量遞減氣場照水酒對比

由左至右為:急救花精稀釋到水中三天、稀釋到40%酒中三天、原液

到此,我們可以安心了,確認自己沒有對不起良心。

我們並不是堅決反對使用調配瓶,只是證據擺在前面。在製作調配瓶時,如果您希望花精是真正有效而非安慰劑,建議稀釋至酒中,並盡量在一週內用完。

我們也不是倡導巴赫花精一定要使用原液,那樣用量兇。建議可以滴到水杯裡,那杯水在一天內分數次啜飲完畢,如此便能節省荷包。

至於巴赫花精以外的靈性能量花精,良心建議,盡可能使用原液吧。

為什麼有人用調配瓶還是會感覺有效呢?

.
過去習慣使用調配瓶的花友可能會疑問:為什麼用調配瓶還是會感覺有效呢?

這個問題在李泓斌醫師所著的《圖說巴哈花精》已有相當清晰的闡述。

第一是動力法則,在外太空發射一顆子彈,若未碰到任何阻力,子彈將會一直前進。同樣的,當花精喝下第一口時,這個效力有可能持續下去,乃至於過一陣子還是可能會感覺有效,實則是第一口的效力延伸而已。

第二則是吸引力法則,類似安慰劑效應,書中云:「當您心中認為花精有效時,即使它只是一杯水,依舊有效」。事實的確如此。只要花精師及個案都相信放了一個月的調配瓶依然有效,它就會有效。

但我們還是秉持求真的精神,以實驗的心來探究事實的真相。花精稀釋成安慰劑來用,固然會有效,但如果以讓花精能發揮最大功效的方式來使用它,才能最迅速地紓解個案受苦的心靈,而這是我們最大的企求。

.


Sunny關於作者:蔡桑妮(Sunny)

Sunny是晶荷社長。自2005年栽進花精的領域,就沒出來過了。因為童年經歷讓她理解到情緒平衡的重要,她希望藉由晶荷與大眾分享療癒好物。私下的她喜歡療癒、靜心、閱讀以及任何形式的創作。她的其他身分包括塔羅作家向日葵、小說家倪采青瓶裝陽光創辦人,她覺得這些都不如母親的角色來得重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