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栗花精.White Chestnut

白栗花精

揭開白栗的面紗

文/社長Sunny 2016.5.24

為了陪老爸前往北歐郵輪之旅,我頭一次丟下公司那麼久。船上上網是一分鐘30台幣的天價,連網路遙控都難,只好在出行前盡量將事務交接清楚,忙到出發當天才開始整理行李,禦寒衣物都丟進行李箱,就是忘了丟花精。

我深知自己的毛病。急救花精可以不帶,白栗沒隨行,倒是比較頭大。

果然,在登機前,我接到Cora傳達經銷商反映的意見,之後的兩天就不停想著該如何提供經銷商更好的服務,不斷思量該採取什麼樣的作法,反覆再三,如留聲機迴盪,以致對美景視而不見,對美食食之無味,想到頭都發脹,不易成眠。

不難想像,當我在德國柏林遇見滿街眼熟的高大白花樹時,我會如此興奮,隨即扼腕沒把花精製作工具給帶上。

我想我沒認錯,那就是白栗樹。現在正是白栗時節,從德國走到愛沙尼亞、瑞典和丹麥,處處遇見白栗的身影。

巴赫花精白栗樹形

還記得在貝曲花精三部曲課堂中,當我講解花精製作流程時,我說除了準備花剪之外,有可能還需要梯子時,大家都笑了。在台灣我們習慣了低矮的灌木與伸手可觸的果樹,很難想像需要登高梯才採摘得到的花朵。白栗就是這樣一種花,巍峨身軀居高臨下直壓鄰近的房舍,最高可達三十公尺。沿途我試著攀石登椅,將相機拉到最望遠端,怎麼都拍不出一張特寫照,最後只得撿拾地面落花,尋找不那麼殘萎的一朵放到掌心上拍攝,讓大家瞧瞧白栗的嬌嫩。

上個月的貝曲(巴赫)單方花精銷售報表中,白栗10ml高居第二,25ml也居於第八,無疑是暢銷花精,看來「想太多」不單是我的困擾,也是眾多花友亟欲處理的議題。所幸白栗辯證尚稱簡易,凡是腦袋思緒繁雜想不停的,幻想未來是鐵線蓮,回憶過去是忍冬,對當下反覆思想者,多半落在白栗。依銷售數據來看,白栗的使用度遠遠領先其他兩者。

使用白栗以後,能停止繁雜的內心自語,清澈思緒,淨空腦袋,令大腦關機,進入禪定狀態。

「大腦關機有什麼好呢?」你也許會問。

讓我告訴一個故事吧。我在大學剛認識現在的老公時,對他時常發呆的行徑百思不解。「你剛剛在想什麼?」我總是這樣問他。他說沒想什麼啊。我說怎麼可能,你一定在想什麼重要的事情,才會那麼出神。他就一臉茫然說,真的沒想什麼啊。

這種對話經過多次我才終於相信,是我將自己的習慣往他的身上套了。原來當他在發呆時,他真的就只、是、在、發、呆。這對我而言是太不可思議的一件事,因為我的大腦從不休眠,早已不識發呆為何物了。

出社會後,我與他維持一貫的行為模式。我是凡事都縝密思量,希望取得對各方來說都最圓滿的結果,這樣做好不好,那樣做對不對,有沒有其他更好的作法,萬一出現那樣的狀況又該怎麼應對?因此屢屢輾轉反側。他見狀就會說「啊就這樣做就好了啊,想那麼多幹什麼?」我聽到之後會立刻舉出一百個他的作法可能衍生的問題,以為他太過隨便,他就會用眼神陳述:妳在折磨自己。

就這樣,經過歲月拖磨,思想細密的我,白髮漸增。大而化之的他,白髮始終只有一根。

現在我真的懂了,我的確是在折磨自己。原來「腦袋空空」才是一種幸福,也是較符合身心平衡的生活方式。

我現在也懂了,許多事情,不見得是想多才有解答。休息之後的靈光乍現,往往才是來自靈魂最深刻的答覆。

當然,「知道」並不等於「做到」。如果你暫時還無法令大腦休眠,那就跟我一樣,請白栗來幫一把吧。

巴赫花精白栗落花

 


白栗小檔案

給不能停止不想要的思緒、想法和內心爭論進入腦海的人。通常在這種時候,他們無法全神投入當下的事務。憂慮的想法盤旋不去,即使短暫離去,也會回來。他們似乎在原地打轉、鑽牛角尖,導致心理折磨。這種不舒服的思緒會驅走平靜,妨礙他們專心在當天的工作或娛樂。

——貝曲醫師(Dr. Edward Bach)《十二個療癒者與其他花精(The Twelve Healers & Other Remedies)》

拉丁學名:Aesculus hippocastanum
別名:白栗花
分類:恐懼│茫然│不在當下│沮喪絕望│寂寞│對外界過於敏感│太關注他人
製作法:日照
關鍵字:反覆的思緒
正面特質:平靜
肯定語:我的思緒平靜。我的內心沈靜下來,我尋找的答案就會浮現。
使用時機:
✓反覆盤旋、如唱機跳針的思緒
✓內心爭論、自問自答
✓因為想太多而睡不著,或於清晨醒來,醒來時腦裡仍盤旋睡前的思緒
✓洗腦歌


區辨祕笈

思緒繁亂
►白栗:重複出現的想法或內心對話
►紅栗:設想親友發生不幸

想太多
►白栗:想最近的事情
►忍冬:回憶過去
►鐵線蓮:幻想未來

強迫、衝動的行為
►白栗:無法控制想事情
►櫻桃李:害怕做出衝動行為
►海棠/野酸蘋果:執著於細節、潔癖
►馬鞭草:想要強迫別人認同自己的觀點、過度熱衷於改變他人
►菊苣:佔有欲、強迫別人愛自己
►岩水:對自己過度嚴苛


Sunny關於作者:蔡桑妮(Sunny)

Sunny是晶荷社長。自2005年栽進花精的領域,就沒出來過了。因為童年經歷讓她理解到情緒平衡的重要,她希望藉由晶荷與大眾分享療癒好物。私下的她喜歡療癒、靜心、閱讀以及任何形式的創作。她的其他身分包括塔羅作家向日葵、小說家倪采青瓶裝陽光創辦人,她覺得這些都不如母親的角色來得重大。